S.Nebula

时空碎片中的碎碎念

畢業啦~~~~~(*ˊૢᵕˋૢ*)
開熏!!!!!(◍˃̶ᗜ˂̶◍)ノ"

我聽講 天上嘅星星夠多,
多到夠我哋每個人揾一顆,
付託我哋小小嘅名字。
但係我要一顆咁大嘅星嚟做咩呢?
我寧願將我個名,
付託畀地球上
另外一個小小嘅名字!
——蔡康永《愛了就會活過來》

等待拔牙中…………。゚(゚∩´﹏`∩゚)゚。
好紧张…(๑⃙⃘°̧̧̧ㅿ°̧̧̧๑⃙⃘)

『逃避自由』,Erich Fromm

Kill your darlings
your crushes
your juvenile metaphysics
None of them belong on the page

Be careful !
you are not in Wonderland.
I've heard the strange madness long growing in your soul.
But you are fortunate
in your ignorance
in your isolation
You who have suffered
Find where love hides
Give, Share, Lose
Lest we die unbloomed.

因為要應付畢業論文等一大堆雜事,學習日語與英語的時間被大幅壓縮,也不得空練習繪畫。
感到非常抑鬱。😞😞😞

每天固定的學習語言的那短短幾個小時,才能感到時間被好好利用的充實感。會因為掌握新的知識,看到自己的提升而感到開心。

可一旦開始做畢業論文實驗看文獻修改方案寫論文,進行的時間越長,覺得越焦慮。
感覺時間被浪費在了沒有意義的事情上,覺得厭惡與疲憊。
雖然已經盡力從做畢業論文的過程中挖掘可以訓練自己的能力,提升自己的質素的點,也在努力說服自己心平氣和並耐心對待這必經的過程,可內心最深處的抵觸情緒一直無法消失。

而抑鬱與焦慮的情緒降低了完成論文任務的效率,這是最令我煩躁的。

上個月像是著了魔似得接連不斷地生病,感冒咳嗽腸胃炎高燒一個接一個,經期也異常的難受。
現在身體也沒有完全恢復,身體狀況大不如從前,不敢像過去那樣給自己制定緊張的日程。
雖然輕鬆了很多,卻希望快點結束這樣的輕鬆。

有時真想快點結束答辯快點畢業……

總而言之,先有條不紊地做好當下事。
把壓在心裡的壞情緒統統丟在這裡,
少些思慮擔憂。

過好現在吧~

今天又看到宣揚“女性不結婚不生育是獨立強大的標誌”這樣的偏見言論與戴高帽子的思維邏輯,好反感……

真正的獨立與強大,不應只體現在可完全不依賴他人,也不應僅懂得如何獨立而不懂分享。

比起independent,其實interdependent才是更難達到的層次。

自己會期待未來能與摯愛組建家庭,以親人的身份分享生活,共同面對問題,共同成長。
可以是女性,也可以是男性。
婚姻的期限可長可短,不必有『一世永久』這樣的束縛,不再適合一起面對未來就分開。
如果時機正確,可能會生育,但也可能完全不會考慮。

我想,如果我真正愛一個人,我會希望能與對方建立親密的聯繫,擁有親人般的羈絆。比如我會以對待親人的心意對待最親密的幾位摯友,
也會希望能與摯愛擁有法律承認的親人關係。
我期待那樣的親密關係,會期望與對方結婚。

不奢望感情能一世不變,但在擁有對方時,我會毫無保留的認真對待,珍惜當下。
這樣不得不分開時,才會坦然放手。
然後不帶留戀的重新開始新的關係。

總之,不要僅以外界的標準判斷自己行為的性質,你會迷失在集體意識的汪洋里,丟失自我的。
相信自己的直覺和感覺。

『If you want to know who you are, it's important to know who you have been.』
自己曾迷失自我,無法真正接受過去的自己也是原因之一。
雖然現在的自己已經開始懂得如何接受真正的自我,但距離真正無芥蒂的接受自我,還有一段路要走。

我還需要一些時間整理自我。

如果你期望做一件事情,那件事情将变成你的使命,到那个时候,整个宇宙会助力你完成。
『決定考N2時太多人幫我超級感動今年N2是必過的節奏啊😭😭😭』

有時候家人與我談論起幾年前甚至幾個月前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在對應的時間段里,我的記憶卻幾乎是空白的。
那些事像是發生在陌生人身上,與自己絲毫沒有關係,疏遠且扭曲。
在對話時只能假裝還記得,從家人的回答中推測自己應怎樣回應。

覺得疑惑,也會有些許恐慌。
我忘記我曾經忘記了什麼了……

我究竟以怎樣的代價,換得了這遺忘的能力?
我究竟失去了什麼?
我不記得了。


但我覺得這樣很好。
I really appreciate it.